比利时 BE
人口:1120万人均GDP:47.682美元
货币:欧元
更新日期:2016年1月
  • 国家风险评级
    A2
    风险极低
  • 商务环境评级
    A1
    风险很低
  • 主要宏观经济指标
    注:(f) 预估值
    优势
    • 位于英国,德国和法国之间,地理位置优越
    • 是多个欧洲机构,国际组织和全球组织的成员
    • 拥有安特卫普(欧洲第二大港)和泽布吕赫两大国际港口,众多运河和高速公路
    • 家庭债务水平低(占GDP的56%)
    • 劳动力职业素质水平优良
    • 净外部债权人地位
    劣势
    • 佛兰德和瓦隆区之间的政治和金融局势紧张
    • 主要出口中间产品且集中于欧盟地区
    • 高结构性失业
    • 公共债务高
    • 住房市场紧张
    风险评估
    增长平稳

    2016年比利时经济增长预计将保持平稳。对外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望由消极转变为稍微积极。出口(占GDP的82%)产品主要以中间产品、机械和运输设备为主,因此也将受益于欧元贬值以及产品成本降低而引起的实际汇率变动,同时邻国经济的发展和英国市场的好转也将会促进比利时的出口贸易。进口贸易方面,由于商品价格走低和国内需求疲软,进口增长放缓。尽管私人企业就业上升,受制于工资节制政策和工资指数化冻结持续到2016年底才能结束,以及高额税收和公务人员岗位削减,家庭消费增长不会很快。不过,家庭消费对经济的重要性(占GDP的52%)使得其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由于获得信贷的通道较为轻松,利用率较高,以及不断改善的价格竞争力,商业投资将继续受到支持。

    财政整顿脚步缓慢,对劳动征税转变为对消费征税

    比利时公共债务超过了GDP,尽管利率较低,利息负担仍相当于GDP的近3%。当局希望通过削减总赤字以及将对劳动征税转变为对消费征税(首当其冲的措施)两方面降低债务成本。通过削减五分之一的政府公共岗位达到五年内减少10%劳动支出的目标,降低投资贷款20%,对现已冻结的福利重估标准制定更严格的标准,预计2016-2017年,财政支出将会占GDP的0.75%。与目前的33%相比,雇主的社保金将仅占工资总额的25%,中小企业则可获得更多的财政支持。在投入成本和税额都降低的情况下,企业利润率得以上升,破产数量有望保持2014年以来逐年下降的趋势。中低收入家庭的所得税预计每月可降低100欧元。以上税额的缩减将由增加燃油税、烟草税、饮料税来填补差额。国内电力消费税率降低政策可能被取消,转而由6%提升到21%。分红税由25%上升至27%,而出售持有少于6个月的证券将会被征以33%的税。然而,国家和地区政府之间如何共享预算结构调整尚未明朗。另一方面,比利时政府担保的价值430亿欧元的德克夏银行有序解决方案目前仍受限于被低估,或者受非流动性资产(地方政府贷款和主权债权)限制,直至贷款到期前,仍是一个威胁。

    价格竞争力恢复

    出现于2008年的货物贸易赤字至2015年转变为盈余(总计达GDP的1.3%),主要受益于出口贸易由于价格竞争力改善而出现增长。自2014年起,比利时劳动生产率上升,同时劳动力成本下降,结束了失去竞争力和市场份额(特别是欧洲市场)的十年,税收转移将会稳定这一趋势。由于IT,电信,出版,运输和贸易板块的良好表现,比利时服务业将继续保持盈余。其欧洲的核心地理位置和港口优势使得进入比利时市场更加容易,因此比利时在各邻国之间的转口贸易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比利时投资者持有的大量海外投资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抵消了外国工人转移和欧洲预算净贡献的不利影响,最终比利时经常账目平衡实现盈余。

    佛兰芒政党控制政府,侧重经济发展

    自2014年10月, 比利时一直由以佛兰芒语政党为主的右翼联盟控制,由保守的Nieuw-Vlaamse Alliantie (N-VA)党派,Christen-Democratisch en Vlaams (CD&V)党派,以及开放的Open Vlaamse Liberalen en Democraten (open VLD)党派和French-speaking Mouvement réformateur党派组成,而重要的法语政党为在野党。为了不违背联盟内其他党派和民众的意愿,N-VA已经弱化了其废除布鲁塞尔首都地区和边缘化的联邦国家的愿望,除保留主权权力之外,也保留了大多数社会支出包括养老金和医疗支出(即公共支出的一半),以及金融监管、竞争、主要税收征税和指数挂钩收入机制。政府把重点放在经济发展上。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