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DK
人口:8110万人均GDP:47,774美元
货币:欧元
更新日期:2016年1月
  • 国家风险评级
    A1
    风险极低
  • 商务环境评级
    A1
    风险很低
  • 主要宏观经济指标
    注:(f) 预估值
    优势
    • 工业基础雄厚(占GDP的1/4)
    • 结构性失业较低
    • 出口地区广泛
    • 出口型中小企业占重要地位
    • 中欧和东欧的生产链一体化
    • 大规模的港口:汉堡、不来梅和基尔
    • 体制结构提高了代表性也引起一定的共识
    劣势
    • 基础设施老化
    • 移民仅能抵消一部分人口下降
    • 工程师和风险投资短缺
    • 对世界市场尤其是欧洲有一定的依赖性
    • 汽车和工程机械行业规模较大
    • 经济强劲但逐渐落后于东欧各国
    • 能源成本高,供电不足
    风险评估
    靠消费拉动经济增长

    2016年德国经济增长速度将与2015年持平。欧元贬值以及能源价格低迷的积极影响正在逐渐消退,新兴经济体的不景气与难民的额外支出相互抵消。家庭消费将继续保持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家庭消费的增长主要依赖于扩大就业,低通胀率带来实际收入提高,提高高技能劳动力的收入,增加养老金,减少税收,提高最低工资(每小时8.5欧元)等。难民的涌入也将对于德国的经济有一定的促进作用。难民的涌入可以保持公共支出,增加工作岗位和社会住房的建设。由于目前获取贷款的相对便捷,私人住宅的建设也会对于经济增长产生积极作用,尤其是市中心的房价将会快速增长。但是另一方面,由于新兴市场的不确定性,企业并不会加快投资速度。同时,原本对经济发展有积极作用的外贸也会转为负面。目前德国对新兴市场的出口占到出口总额的29%,其中6%出口至中国。鉴于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而欧洲和北美所占的出口份额(分别为60% 和10%)尚不足以抵消新兴市场的减少,出口的增长较难维持。许多中国保持较多贸易的德国企业尤其是汽车零部件、机械、电子元器件等行业企业将深受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自2012年11月起逐渐降低的破产企业数量也很可能终结。然而总体而言企业的财务状况还是良好的,负债水平较低。

    公众账户和经常账户稳固

    尽管德国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降低家庭税收,提高养老金和家庭福利,增加交通、能源以及幼儿等公共设施建设支出,增加安抚难民支出,其公共账户盈余仍会保持。高工资高利润带来的收入的增增长速度虽然会比较慢,但是依旧具有重大意义。尽管难民涌入劳动力市场导致的问题日益增多,但德国失业率依旧走低(大约4.5%,处于在欧洲地区较低水平)。不过德国依旧收取失业保险金。随着运输公路数量的增加,重型货车公路费收入也将持续增加。近十年来德国一直维持负利率,负偿债水平较低,并将持续下降。

    由于巨额易顺差(超过GDP的8%),经常账户将保持盈余。企业服务盈余抵消旅游业赤字后,服务盈余将保持在平衡状态。外商投资收入超过了难民和外商汇入原籍的资金,因此收入方面还将保持小额的盈余。

    尽管移民政策深受诟病,德国现总理依旧受民众欢迎

    自2013年9月选举以来,总理安格拉•默克尔(CDU)带领着联合政府,与副总理兼经济与能源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不得不面对2015年近百万的难民的入境。2015年9月,在右翼的压力之下,总理代表巴伐利亚基社盟和基督教民主联盟成员,宣布开放边境,在民众的日益高涨的质询声中,她也得到了锻炼。她希望欧洲的一些国家共同承担安置难民的责任,首先就是希望2016年土耳其能够放缓送难民入希腊群岛的速度。尽管民众对于她的移民政策依旧十分不满,默克尔在民众中的受欢迎度依旧较高。如果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那在2017年大选前,她都将稳居德国总理之位。尽管德国的宏观经济形势较好,很多问题依然存在。在难民安置过程中,各个州之间从财政到其他方面都需要团结一致。尽管实行了一系列移民政策,早期儿童保健设施的缺乏打击了女性生育积极性,在一段时间内人口下降仍然是一个威胁。高等教育学生的匮乏,学徒的增加,工程师和研究人员的短缺抑制了创新和削弱了未来的生产力。政府计划到205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占比由25%提升到80%,2022年终结核时代并实现燃煤发电厂现代化,这几个问题仍然颇具争议。电力传输网络不支持风力发电的北方和太阳能发电的南方之间的最优交换,也导致了产能的损失。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