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SE
人口:970万人均GDP:58,538美元
货币:瑞典克朗
更新日期:2016年1月
  • 国家风险评级
    A1
    风险极低
  • 商务环境评级
    A1
    风险很低
  • 主要宏观经济指标
    注:(f) 预估值
    优势
    • 经济开放、多样化、充分竞争
    • 重视高科技产品和绿色经济
    • 公共财政状况良好
    • 人口增长情况向好
    劣势
    • 老龄化严重
    • 家庭负债较高
    • 银行业板块高度集中
    风险评估
    瑞典中央银行的调节政策有利的支撑了国家的经济增长

    经过2015年的快速增长,2016年瑞典经济增速可能会放缓,但仍会保持强劲。2015年,内需增长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中央银行采取一系列调节货币政策如负利率、定量宽松等政策降低了贷款成本,刺激了家庭消费和投资尤其是房产投资。失业率降低(2015年11月底为6.2%)也从另外一方面支持着个人消费。受益于欧元区乃至整个欧洲地区经济形势的些微改善,出口也受到一定的刺激。工业板块,汽车和医药行业表现较好, 建筑行业则出现过热信号。随着瑞典Ericsson集团与美国Cisco Systems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将收购前者。由于Ericsson集团支撑着瑞典40%的研发费用,该交易将会对瑞典国内的私人研发领域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不过,瑞典政府承诺至2030年将放弃化石燃料的使用,投资可再生能源将会是一个新的投资渠道。值得一提的是,瑞典的可再生能源占能源供应量的比重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众多国家中是位居前列的。

    较高的家庭负债水平(可支配毛收入的175%)使得房地产市场恶化成为瑞典经济发展的主要风险点。瑞典克朗对欧元汇率的升值压力也增加了通货膨胀率恢复至正常水平(2%)的阻力,限制了出口增长,也会对经济产生一定影响,并刺激中央银行进一步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相比之下,人口在中短期内的强劲增长则有利于增加内需。根据瑞典移民局统计,2016年瑞典将接收10-17万叙利亚和厄立特里亚难民(2015年为19万)。

    公共财政稳健,经常账目收支为盈余

    2016年国家财政预算将主要集中于教育和建筑板块以降低房地产市场的张力,同时也集中于简化成立新企业的程序(斯德哥尔摩地区在此领域尤为积极)。然而,由于部分公共支出会被公共收入和较高的燃油税和汽车税抵消,经常账目盈余对经济的有利影响非常有限,预计2016年公共赤字仍然会维持,公共债务将会有小幅降低。

    2016年瑞典经常账目将趋于稳定,财政盈余和贸易顺差也将稳定下来,不过受内需增长的影响,进口增速将会超过出口增速。

    瑞典银行板块资金充足,但非常集中:2014年主要的四家银行控制着银行业总资产的86%,占GDP的326%。在家庭负债持续走高和房地产尤其是斯德哥尔摩和哥本哈根的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的刺激下,银行系统的风险较为明显。

    右翼势力崛起

    瑞典下一届议会选举将于2018年9月举行。尽管目前瑞典经济增长势头强劲,以Stefan Löfven为首的由社会民主党和生态学家组成的左派联盟在近几次民意调查中负于反移民党。不过,社会民主党仍然在投票意向中居于第三位。在接下来的下届选举助跑中,尽管双方目前仍然存在较大的分歧,社会民主党与右派温和党有可能走的更近。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的营商环境报告,受益于政府采取了简化企业注册成立程序政策,瑞典经济环境有所改善。

    联系客服